月色在灯火中显得那样的特别 皎洁的样子

因为擦亮了心窗,眼前的景物再也不那么幽暗与荒凉,同样的秋,我的感觉却不一样,月是那么皎洁,星是那么明亮,大山穿上了五彩的衣裙,田野披上了金色的盛装,枫叶跳起翩翩的舞蹈,秋风在沙沙歌唱……

城市的灯红酒绿,带给黑夜几许的温暖和光明,月光皎洁,照在阳台的栏杆上。寝室里仍旧亮着日光灯,身材微胖的那位同学打着CF游戏,不觉一个哈欠,夜已经深了!

在我印象里姐姐永远是那个整天嬉皮笑脸喳喳呼呼的毛丫头,都二十岁的人了怎么看都不像大人。妹妹则是那个不写完作业就走街串巷,每到休息的时间都不回家,还得我和爷爷亲自去找的小顽皮。如今,妹妹长的比我还高,姐姐则前几天去了外省工作,而这一别,相逢竟不知归期,原来我们都不再是对方记忆中的那个样子了。

今夏的雨水特充沛,草丫子争先恐后地在草原上显摆,被摊薄的白云浮在瓦蓝的底板上,显得高贵而深邃。牛儿,懒懒散散的,三五成群,摇摆着头,似懂非懂的听着百灵鸟的歌唱。又似在嘲笑都市那边人类的苦逼做贱的生活。我也索性脸皮厚了,也闭上眼睛体会着畜生的享受。

说起“槐树店”的起源,至少那要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那时候,我国在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下生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压的中国人民喘不过气来。在那种形势下,我们中华民族显得是那样的无奈。一棵槐树矗立在侯马到绛州(新绛)公路的途中,在残风的摇曳下,显得也是那样的苍凉,那样的彷徨,那样的枝残叶枯;在槐树的南侧就是侯马去绛州的“公路”,那时候的“公路”无法与现在的公路相提并论,一条由石子铺垫的“公路”坑洼不平,只不过是比一般的乡间小路宽一些、质地坚硬一些罢了。就在这条“公路”上,颠簸着来往通行的新型胶轮骡马大车和古老的老牛木轮大车。

静静地坐在池塘边,等待花开的声音,错过了夜色的明月,但心中却是一片皎洁,我的耳宛如蓝色的贝壳,期待着大海的涛声,我的眼好似璀璨的星空,凝望着暮色的尊容,身后是一棵树的沉默,交给年轮的清风,仍在静数,书上夹着的枯叶变得像高墙一样孤独。

我们都是这怪物腹中的玩物,呼吸着怪物腹中产生我们的浊气,在他的尿液中侵蚀着做人的血统,或许人就没有灵魂的存在,因为放眼看到的都是一副副皮囊,内漏外泄,在弥色的灯火中高唱着东方红……

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然执念为一张素面嫣笑,多少夜晚心系萦牵。才子配伊人,美梦里轮回三千。君怒发冲冠为红颜,多少爱情磕磕绊绊,坎坎坷坷。经历多少泪眼婆娑,应爱相遇应爱离分。曾执手依偎却也指间流转回忆余香。才是武侠虐心成殇!

阑珊的灯火中,喧闹了一天的平遥古城沉沉睡去。

原以为此后便无交集,就似“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朦胧感,我会望着你从我人生无数的过客中随波逐流而去,直至想不起还曾有过这样的一次邂逅。

为了那个发光的梦想,每支蜡烛都在努力。有的蜡烛急于求成,投入大火中,灰飞烟灭;有的蜡烛找不到一点星火,被湮没在无尽的黑暗中;大多数蜡烛,能够燃烧自己,安静地走向共同的命运。然而,中途难免有转折。有的蜡烛被风吹灭,无奈停止,那剩余的愿望只好交给别人去传递,它被风冷冷地嘲笑;有的烛焰太旺,得到了一时的绚烂,覆灭却在转瞬之间。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