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半生含辛茹苦地把几双儿女拉扯大

我们家和村里的多数人家一样,茶叶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支柱。爸妈文化水平低,只能靠山吃山,靠茶叶吃茶叶,含辛茹苦地养育我们姐弟四个。每年春节过后,看着满眼泛绿的茶园,爸妈忧郁的脸庞也舒展出笑容,交谈的话语也欢快起来。

想起去年搬来的时候,也是满院鲜花。各色的玫瑰、百合花,大朵大朵的芍药和牡丹艳压群芳。红彤彤的蕃茄铺满菜地,黄橙橙的杏子挂满枝头,还有那绿幽幽的葡萄缀满木架,令人垂涎欲滴……

慧能出身很苦,三岁父亲去世。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养大,无力供他念书。慧能长大以后砍柴为生。有一天他到一家送柴,刚刚走出大门,遇见一个念佛经的人。慧能听他念的经文,心里就感到有所领悟。慧能就问那个人念的是什么?那人回答说:“《金刚经》。”慧能又问他从哪儿来,怎么会修持这部经典。那人回答说:“我从蕲州黄梅县东禅寺来,那个寺院是五祖弘忍大师在主持教化,门人有一千多,我到寺院中敬礼朝拜,听讲领受了这部经典。大师经常劝谕僧俗两众,只要修持《金刚经》,就能够发现自己的佛性,当下成佛。” 这个人与六祖慧能擦肩而过,这擦肩而过亦是一种缘分,把慧能引上了学佛之路。

我没有去叫他,我知道,任何人都有流泪的权力,我知道他是因为不舍。父亲为这个家,为他的一双儿女,在外讨生活奔波劳累了一辈子,他不会愿意在后代人面前露出柔软的一面,父亲的泪,是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不舍。

算了,不聊疾苦,不辩得失,这一生就这样罢。就算浑浑噩噩,精神荒芜,你也要为我的前半生欢呼。

对于父母,我总是亏欠得很多,从小含辛茹苦的养大了我,还没有喘一口气,又开始养起了孙子。

前半生,我爱过,付出过(对家里的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可到头来,却被无情的岁月刺得伤痕累累。我渴望有个温暖的家,暮回首,经老天爷不经意的安排,搞得父东母西,在精神上,我是个平常人,在亲情上我却是个“乞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把自己忘在婚姻和家庭里,偶回头,已被家熏陶的变了味,自己已到了不尴不尬的年龄,还得感谢这场疾病,它使我有闲暇把自己这段思路,清一清,理一理。

父亲向来身体硬朗。一年前刚办理退休手续,可退休不到半年时间,原本好端端的他却突然病逝了,这让我们感到很意外。为把我们几个兄弟养大成人,他耗尽了自己的青春年华,一辈子含辛茹苦,甚至连好肉都没能吃上几餐就匆匆离开人世。身为人子,我们居然没有机会对父亲尽一天的人子之责,相反我们从他那里得到的实在是太多太多。想到这些,我们心里怎能没有缺憾呢?

今天堂哥的大女儿和小女儿来我家玩,大女儿燕儿已经九岁,小女儿一岁半。

毕竟能把七大姨八大姑的新年福利做成了这么一档全民运动,我脑子里不自觉跑过一万只草泥马。

人的生命,分为前半生和后半生,大概是三十岁左右作为一个分界点,前半生的前半部分,你的选择是交于别人手中的,你上什么样的学校,甚至你应该学习哪些东西,后来,生命的选择都交给你自己,你愿意如何,你兴致如何,选择变成了一种自己对自己的对话。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