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头仰望看那层层叠叠之中 呈现出的楞角分明的古朴建筑

进入六月,故乡的村庄就像一幅古朴而又清丽的油画,将乡间的美一一展现在眼前。

在我消逝的年华中,你如微风般暖暖的划过我的心海。那层层伴着我思绪的波澜,也随之荡漾起来,我想,那便是你的影子,

依然是欢喜。就要过年了,回得去的,回不去的村庄,满君将之呈现出来,讨个好彩头,赢得满心的喜庆,眼里的春天,就溢了出来。

可这一点没有影响我对那片层层叠叠布满梯田的山峦的记忆和怀念。----那里有我不一样的童年……

老太太们也舍得为自己做件新衣服,那时候没有熨斗,放在捶白石上,用棒槌不紧不慢的,捶的板板正正的不倒褶儿,穿在身上,扎上自己织的新裹腿,把自己打扮的健健(土语)支愣楞的,满足了老年人的爱美之心。

总是喜欢抬头看着静默的天,怀念已从云间溜走的微笑,无法看出明天会如何,便开始思念会慢慢爬过地平线的昨天。有时候,思念只是因为,我仰望着天,而你就在这片清澈的天下。

就这样立于层层叠叠的落叶上,眼前是漫天飞舞的树叶,风将我的长发吹起,如落叶般舞蹈,你却视而不见。你说的错误,是如何的错误,我该如何去诠释,你看不见我的悲伤,不懂我的心碎,眼眸被落叶覆盖,我却无力揭开。

攀至摘星寨,回首遥望——大半个金城尽收眼底,金城山下顺山而建的鳞次栉比的楼房宛如蛟龙蜿蜒……难怪那小驴尖叫:妈妈,那是喜玛拉亚山!同行大笑:对,看得最分明的就是布达拉宫!唉!这座有着百多年历史、百多年文化浸润的老城啊,如今在政治地理学上只能叫作镇。不知道那张养浩老儿仙游于此该有何新词?已再不是“万间宫殿都做了土”,而是间间楼价飙升,土地寸土寸金,人口一夜之间陡增,店铺林立,商贾云集,儒者满街,公学昌盛,私学日增……

仰望寺院,让我由衷的感叹:“这哪里是一座寺院,分明是一座城呀。”背靠高山而建,殿宇毗连,重叠交错,金顶红墙的建筑群,显得那么雄伟壮观、金碧辉煌,更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我已顾不得身体的不适,踏着青石铺成的道路,开始穿梭于殿宇之间,驻足观看绕着白塔转经的人们,手里摇着转经筒,嘴里不停地虔诚默念,神情无比平和淡然。寺内僧侣的诵经声不绝于耳,信徒们顶礼膜拜,沿着香炉紫烟升腾的方向,透过金色屋顶,蔚蓝的天空中,飘浮着几朵闲云。

可男人总是一开始信誓旦旦得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我都爱你今生今世。”哈,骗鬼去吧。刚要把你当亲人,你就展开翅膀撒有哪啦,楞一副冷冰冰的僵尸模样。婆婆彪悍到居然有动手打媳妇的权利。

老君洞可谓此行的经典所在。建筑极其考究优美,随手一拍都是大片,古朴雅致的庙宇依山而建,层层叠叠地升上山巅,沿着错落的石阶来到最高处的玉皇殿,整个重庆豁然映入眼帘。

我开始不厌其烦的告诉他我所理解的各种突发情况的处理,告诉他我所理解的销售的那些事,偶尔还跟他分享一些认为成功的案例,每次他给我的回答让我都很不满意,我每次都建议他转其他职业,他不适合从事销售工作,但他就那么楞头愣脑的坚持着他的销售梦。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