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已到尽头 我正想原路返回

盲目的走了许久,终于放弃,是没有勇气了,也是有些胆怯了。只有失落的走回去,却不愿意沿原路返回,于是重新寻找一条路,所见的景色也大有不同。

有的人登上珠峰的二分之一原路返回,体味过高处的星光,更向往田园的乐趣。大概此中人不在少数,人们对此褒贬不一。珠峰深处的风华诱惑极大,然则耗尽精力若是人财两空,岂不令人扼腕叹息。不过,既已走到山高水远处,再往前走未尝不可?古往今来,有人欢喜有人忧,众口难调之下请坚守本心,心意最重要的。

此刻好像是等车的最高峰,候车室看去是座无虚席。当然,并不是客满就以为着客已到齐。不知什么时候走来一位五十多岁的女人,背着一个不算很大的包,走到一排座位的尽头,找不到座位。

告别了海子,我们沿原路返回,继续朝飞机场前方的草原前进着。有希望终归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我们不减那份惊喜继续沿路观赏着风景。

偌大一个城,城中道路车辆穿梭,两旁采摘园一个接一个,但这不是旅游线路。经手机导航,又原路折返才步入正确的线路。

一望山茶香百里,刘郎趁醉下天台。

可是很多年过去,我依旧未能找到答案,但时间已到。我回到木棉树下,将一世记忆封存其中。我经历轮回,再世为人,继续这未完的旅程。一次又一次,直至这一世。我大抵是走到了旅程的尽头,该结束了。

但无论如何我还是无法知道我真正想要知道的——如果那只猫头鹰在天有灵,它对这样的结局会作何感想?因为说到底,任何死后的隆重礼遇,都毕竟非它所愿。而人亦然。

无意间听到在广场某个角落有孩子嬉戏放的鞭炮声,“年味”已然越来越浓,抬手看看手机,时候也不早了,穿上已脱下的外套,向着原路返回。

有时候,有些事最怕的是坚定之后的坚持。总有一些人在你身边给你捣乱,然后让你纠结。我总是这样安慰自己“没事,纠结的多了就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了。”

傍晚吃完晚饭到楼顶的天台上漫步时又听到林间传来各种各样鸟叫声,那热闹劲儿跟清晨一样的。倦鸟归巢,想必它们忙碌了一天回到林间各自分享各自的亲历和收获吧。

今天的我,很佩服遥远的那个小小的自己,在那么恶劣的天气,一个人背着沉重的书包走半个小时的雪路去上学,然后中午返回家吃饭,吃完饭原路返回。如此一来,我每天要走2个小时的雪路,但当时并没觉得艰苦,因为别人也一样。在我当时的认知里,上学就应该是这样的,所以并不辛苦。

漫步在雨中,与舍友感受着雨的寂莫、孤独。凭寄离恨重重,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秋雨丝丝,仿佛生命已到尽头,无比绝望。蓦然间,一株翠竹傲立雨中。惜春更选残红折。这又让我看到了生命的活力。刹那间,的那颗青春之再一次地沸腾起来。

经穿云洞,上登5分钟就到了尽头。出得石窟,只见崖顶险峻笔立,龙门到此嘎然而止。顿感一番艰辛,换来了山登绝顶我为峰,极目远眺滇池,水到无边天作界,好一个极目楚天舒啊!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