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黑夜 虽然它是黑漆漆的》赏析

友人王家星老师示我在《日照日报》发表的新作古体诗两首,拜读之后,炎炎夏日里如清风徐来,通体畅快清爽。好诗共欣赏,蕴意相与析。套用陶渊明诗句,与大家品之赏之。两首诗录之如下:

昨夜入睡前翻开的书,稳稳地趴在枕边,没有挪动一丁点位置,封面烫金的书名在我眼前一晃一晃的,就像讥笑人的眼。 书中的内容没有在我脑子里留下任何印记,那些黑漆漆的文字,就像候车大厅里黑压压的旅客,在焦虑和烦躁的等待里,无奈地打发着时间。对我来说,枕边的书,已经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一颗高效的安眠药。

名邑祁东, 析自祁阳, 永昌县之故地。祁山连衡岳,湘水入洞庭,白地锁三阳,四明山乃武陵之余脉矣。扼湘桂、泉南之咽喉;襟娄郴、邵永之要津;系粤桂、川贵之通衢。

没有电闪雷鸣,倒是有风吹树叶作伴,然后就是哗,哗,的雨声,不急不慢,带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韵律,在黑漆漆的夜晚里,谱奏一曲令人浮想联翩的人间之曲。

海子有一首诗叫《背靠大山,麦地黑夜》这首诗也是我喜欢海子的原因,虽然过于悲伤直白,但是就是喜欢,纯粹的喜欢,喜欢这首诗的文字,喜欢这首诗的通俗易懂,喜欢这首诗的不遮不掩。“到今天为止,做一个孤独的人。

风是情,骨是辞。在《文心雕龙?风骨》中的开头,便有“《诗》总六义,风冠其首,斯乃化感之本源,志气之符契也。是以怊怅之情,必始乎风,沉吟铺辞,莫先于骨。”就是说在《诗经》的风、雅、颂三体和赋、比、兴三种表现手法中,风是排在第一位的,是感化的根本力量,是志气的具体表现。从风的感化力量开始了表达感情的深切动人,而反复推敲地运用文辞,则骨是最重要的。首先将风骨分开来看,首先是风,风就是指骏爽的情,即“意气骏爽,则文风清焉。”和“深乎风者,述情必显。”有了风,才使得抒情述志更大限度的发挥教化作用,才能感动人,使人信服。其次是骨,骨是端直的文辞,但不是等同的,骨应是高于辞的,对辞有升华作用,即“结言端直,则文骨成焉。”和“故练于骨者,析辞心精。”有了骨,文章的语言才能劲健端直,振采飞扬,在摹物状物时才更加传神,达到更高妙的状况。

突然想起,幼年时看过的一本书:一个失去父母的女孩,寄养在一家农户,在圣诞节的深夜里被养母赶出来到森林中的水井打水,黑漆漆的林间小路,传来各种令人发楚的声音,沉重的水桶,沉沉压在小女孩心上,惊惶惶、小心心的走着,突然水桶一轻,一个慈祥的老者和她一起提起了水桶,小女孩子的人生从此有了改变……

终于我找到了一些自以为是的析点。从零到一从本质上来讲就是创新,就是开辟未开辟之地,寻找未被发现的商机。彼得·蒂尔提出另外一个概念——从一到N。

我渴望在一个黑夜n月儿披上太阳的光辉n带领璀璨的群星将我重重包围nnn终于等到夜黑nnn它也只是个黑夜

薄层重叠,深意无眠,牵扯光阴裙裾,缠绻红尘纷纷。若玻璃般明澈,素心纱衣,以洁白通析,缅怀历史夕阳余晖,篆写今日悲欢离合,牟划未来日月星辰。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