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仍在飘舞 夹杂些许星雨

坚守了一个严冬,饱尝了苦寒的煎熬的包谷桩,直愣愣地立在黝黑的夹杂些枯草的地头。

耳边回荡着《时间煮雨》里那句“那一年盛夏,心愿许的无限大,我们手拉手也成舟”,倏忽间想到了那年盛夏,我们几个伙伴相约爬上了高高的屋顶,站在屋顶上眺望着眼前车手马龙的世界,内心的沸腾与当时的酷热不分上下,我们许着自己的愿望,到现在,我还紧握着年少掌心的梦话吗?

原也是,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许我的清风明月,都给了岁月;许我的草长莺飞,都给了流年;许我的花团锦簇,都给了韶华。唯剩得一句无可奈何的道别:再见,2015!

就让我多赖一会儿好吧?许我慢慢梳理点点滴滴的记忆,许我慢慢品咂即将从我身上褪去的青春。我想我该安静地呆那么一会儿,一个人。许我有些许的落寞和寂寥,许我有淡淡的惆怅和忧伤吧。毕竟,我只是个平凡到极致的女子,微小如尘,无法做到心如止水。我不知道有谁能在作别生命流逝的那一刻,完全能做到从容不迫?

从春天多雨的季节开始,你就没客气过。阴雨绵绵、微凉里夹杂着暖,而春暖里又裹着些许寒。

在曾经的那个或风或雨,或夜或昼,或阳光飘洒或雾霭漫涌的境地,如星闪烁,生生不息。一切都过去了,再怎么珍藏,也无济于事,俯下身去从那些深陷的脚印中,抠出几片拂去浮尘的草渣,垒土为坟,焚香为幡,或是封存,或是祭奠…

秋到江南,遍地绿色如昔,夹杂些许的黄叶在不经意间飞落树梢,散入沟壑纵横、荷塘密布的小桥流水人家。没有漫天飞舞的枯枝黄叶,没有遍地尸横的飞蛾流萤,没有呼啸嘶鸣的冷雨凄风,缀满衣襟的稻香叫人心神俱醉:“轻风细细诉金秋,禾穗弯腰农浅笑”。也许一夜之间金黄觉醒,似乎不满于自己曾经的迟缓,一夜之间便铺满整个山坡田野。那漫山遍野的带着野性的金黄,是那样的炫美而壮丽,它们与秋风相互纠缠相互撕扯着,一起滚向冬的峡谷。

华年遗忘,常客却远,远已无缘,深思夜雨回眸照,挽留长袍挂相思,举足无情,探花无影,四季一走人空楼,泯然蹉跎,话题别已离,长念深许,古风唯美,心迹断痕,思思语语舞乱,人深知,念忆长,长空镜,花来翠叶人夜泪,系容醉,垂两味,一味相望一味梦,心凋零,夜转风,风雨琵琶抖人魂,婆娑难落心墙来,织黎明,彩桥无话惹念星,月无影,心烛明,思绪难空。

或许是上苍本来就注定好的,我无法永久的停留在这里,便不断的让我遇见那些人。无数的,仿佛是星海中不断沉浮的星。只是,明亮的只有那么许个,其余的,或成为一颗流星,在我的世界彻底的陨落;也有的,或许是因为距离越来越远远而变得黯淡。

今夜相思几许,冷夜,冷雨,飘飘洒洒,星影摇摇欲坠,你恍惚空洞,归梦佳人,却被雨声搅碎,还睡,接到醒来无味。

暮然回首方知爱河缕缕有伤,花开花落荒凉,花飞花雨惆怅。真实碎,人事非,可贵,可贵,消失安慰。爱之花朵,人去枯萎,许之真情,流星幻影,留下那刻美丽,留下此刻思绪。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