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一天的雨也不能算是秋雨了 冰凉的雨丝洒落一地

一棵橡胶树从开割的那一天起,就开始不停地奉献它的乳汁。重叠在一起的刀痕形成了它的年轮,佐证它被凌迟的一生。它幸福吗?有一天,橡胶树老了,它也许要说,作为橡胶树,我觉得骄傲,是因为我身上布满别的树身上没有的刀痕。同样有一天,一个胶工老了,他可能会说,我骄傲是因为我在橡胶树身上留下了那么多的刀痕。

雾中树叶雨,告诉我什么?天苍苍,雾蒙蒙,一地落叶,一地萧瑟,一地悲怆,一地诗行;一首朦胧树叶雨,敲入我的心语,感知天地灵性,化作烟雾,飘逸,幔舞。

樱落了一地,蝶飞满了一世,最终还是落了下来……

然而,总有些不符合年龄的沧桑,落在年轻人的身上,就如几番风狂雨乱之后,总有些本应在秋时才有的离枝的叶掌,飘附在春夏的石上。微凉秋初的夜晚,独立于遍布黄叶的石阶上,面朝月望,苍白的月光泻在面上,我感受到了残秋才有的单寒,仿佛听到了蟋蟀的忧叹,仿佛看到了高空雁过,听到了大雁的孤鸣洒落,跟童梦一般荒唐。

十二月的雨存在着一种独特的冰凉,无意间撒落在人们的身体上,散发着刺骨的寒,不可阻挡。这时候的雨是没有雷霆,闪电相伴的,它就只是这么一直寂寞地落着,无声地诉说着什么……我不懂,你也不懂,没有人懂。也许天地会懂。

冬日的雨,缠着风,校园里,匆匆走过的人来不及看这孤寂的雨,时光就这样不紧不慢的流逝着,陪衬的,是指尖的冰凉。

此时,繁华已尽,雾重成霜,满目的萧索荒凉。凝结成百千愁肠。所有的秋雨都是一场凉,一腔悲伤。不知是秋雨凉薄了人们的敏感,还是那些敏感冷却了秋的凉?其中滋味,也许李清照体会更深,所以她把秋雨写进了心灵,写到了骨髓,把文人的纤弱之笔融入了秋的悲。

立冬已过,秋天已不在,但秋之气息却久久不能逝去。

昏暗的街灯疲惫地亮着,淅淅沥沥的冬雨漫天飞扬,覆盖了城市忙碌的喧嚣,倚栏听雨,与城市一起感受雨丝的梳洗,卸去一身世事的繁琐,心便像这夜空一样的空旷。潇潇雨声,柔和了汽车尖锐刺耳的鸣笛,竟像是洒落了一地的音符,安静,祥和。

在生命的四季里,我唯独喜欢秋,在秋的年纪里,有了家人的牵绊,知道了人不能只为自己活着,在外想得更多的是家人,生活变得充实,脚步也变得踏实,找到了奋斗的方向,心已不再彷徨。

出门的话包里得时常装一把伞,因为韩国夏天的雨像个刚过门的小媳妇,总想时不时的耍些小性子,有时候猝不及防的一阵大雨总是把人弄得束手无策。韩国的雨也透着几分调皮。有时候看着要下雨了,带伞出门吧,结果雨总是下不来;有时候看着天儿挺好的,心想不会下雨,结果刚出门不久就雷雨交加了。

下了一天的雨也不能算是秋雨了,冰凉的雨丝洒落一地,

秋风与秋雨可能是这世界上最完美的搭档。秋风吹着秋雨,秋雨伴着秋风。它们能让世界上的一切,反射出光泽,反射出秋的高雅。也许它们能修剪出一幅美丽的秋之图,看着它们的身影,我忍不住感慨:秋风飘飘,秋雨凉凉;秋风吹吹,秋雨飞飞。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