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停停中 更有趣的是会在突兀的山岩乱石中看到一棵柿子树

这个四月,像凸起的乱石阻隔了溪流中的浮草,随浪花颤动却总是原地打旋,宿命一样地与青苔守望。

唉!葱还是那棵葱。一棵葱在天上,一棵葱在地上。当抽走葱的养份,葱都土葬!

这个夏天,短暂而漫长,从走失那一刻,就被如驹的时光截走,突兀的消失在我的生命里,就像苹果落在枝头上,砸出意外的醒;就像把彩虹错认成斑斓的蛇,在夜里蠕动,安静的,无休止的蠕动。

神秘之泉就在眼前,伍璇亦是欣喜起来,他有救了。然而,几员神族的大将却是突兀出现的在眼前,令伍璇感到疑惑,神族的人不是都出去了吗,为什么这些人会在这里。

早起翻阅文章,看到湖北作家邹建玲的新作《陌上,秋色如歌》。作者一行于深秋在大悟山看到一棵棵乌桕树。一行人惊艳于它的一棵树上,深深浅浅十几种颜色的斑斓。乌桕树,就是我们说的木梓树。一下子勾起我有关木梓树的回忆。浅浅的,遥远的记忆忽啦啦一下子仿佛打开了记忆的闸门,关不住,掩不住,记忆倾泻而出。我的那棵木梓树啊,如今已美成什么模样?

每一场雨都是一段往事,它们有随风而逝的勇敢,更有于尘埃中消亡的觉悟。每当雨来临时,我总会选择一处屋檐,期待所有的雨水,都流经这里,带走我心里的那场绵绵细雨。

带着点儿流浪的羞涩就这样走走想想,想想走走,走走停停,要说青春的花开花谢让我疲惫却不后悔,那是不可能的,流逝的岁月,流逝的年华,流逝的美丽的梦,一刻也没有停止。

怕得二、三十分呢,他羞赧的表情,十分有趣。

宵衣旰食,无拒己心,爱添溢盈,神尾执心。何解其情,怎驻陇梗。生活总是会给我他这样无心人开玩笑,要么是久违的惊喜,要么是突兀灾难让他无法避忌。

透过细雨,看见枝头红艳欲滴的柿子,错乱杂虬的枝头挂着孤伶的果实,像顽皮的孩子在雨中游荡。微小的鸟儿在柿子间飞来飞去,或在啄食柿子,或是观景。雨滴从果子上留下,细小晶莹。小鸟倦了,飞入柿子树边的枯褐色的棕叶下避雨,时而又飞起,鸟很小,像所谓的蜂鸟,却比雨滴稍大。每次路过都会细看柿子,果子由小到大,由绿色变成橘黄,橘黄变为鲜红,天气也从温暖到炎热,炎热到清爽,直至寒冷。这个季节,柿子是山里的一道风景,低平之地的柿子或已成为口中之食,或已坠地为泥。

天色就明人已醒,推窗望天雨未停。执伞迈步石桥上,扶栏徘徊观雨景。望眼河面雨落处,三两游人水中泳。云燕疾飞雨渐紧,雨中杨柳绿更浓。乘风闲走别有意,雨中漫步更有情。

很多年前我还是个灰头土脸的孩子。中秋节的时候父亲开着拖拉机带着我和母亲到姥姥家。拖拉机沿着柏油路穿过两个村庄,在田间坎坷的土路上颠簸,下了一座残缺破败的大石桥便可以望到一大片柿子园。一棵棵柿子树郁郁葱葱,繁茂的枝叶荫蔽着一座简陋的小屋。姥姥看守着这一片柿子园,晚上她就睡在小屋里。

在我办公室的北面窗外,有二棵树,一棵是椿树,一棵是柚子树。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