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在梦里清怡的走过落满秋色的小路

一些心念就此扎根,与凝眸处,灿烂馨香。如春天的云,宁静轻柔;如夏日的雨,清爽微凉;如秋季的风,温柔缠绵;如冬季的雪,纯净飘逸。那些陌上的花叶,拂过流年的枝桠,看着光阴落满细微的尘土。

怀揣着一颗疑问的的心,我轻轻踩着落叶走过,我感觉到,走过的不是落叶,而是青春散落的一路风尘。秋风固然无情,但它吹落的不是叶,而是浮华。浮华落尽方能透看新生,我终于明白,落叶能更清晰地聆听大地的脉动,就像青春走过才能更深刻地体会到生命的匆匆。对于成长,我更喜欢枯叶落尽后,来年春天里那满树碧绿的芽。

“怡,你怎么在这?我找了你很久。”凯关切地望着怡问。

流年在指尖滑过,停留在那墙上,那青砖黛瓦的城墙,飘散着记忆的气息,把曾经沧海桑田遗忘在梦里,在岁月安然中,浅浅行走,将闲云装进行囊,将故事背负肩上,任岁月割舍了情缘,时间免去了梦签,我们也可以笑看水江寒静,月明星疏,浮世清欢。

把树苗移栽到乡村的大路边,小路边。

残叶舞于秋色外,白霜漫于空山中。 雄风不知秋叶落,暴雨只凭袭故衣。 寒窗悟透真情暖,怎料世间假情义。

站在落满松针的台阶上,停下脚步。凝望着前面的阶梯,再看看走过阶梯,在这秋季里,感觉到了生命的不终止和不重复。

于是,向母亲拿了书包,背着水壶就抄上小路与小伙伴们一同上学去了。

鸟儿清唱,娇花莹黄,夕阳的花儿还似在身旁摇曳,恍惚中,柔风款款拂过,一切都在落满阳光的回忆里。——题记

然而,人不能总是在梦中。梦醒后,总需要守望,为自己的一份执着。

第二天,怡收到一封信,信中那短短的话语,令怡泪如泉涌。凯走了,离开了学校,走向属于自己的辉煌未来。

三千多年的历史,让这里的雨从清爽淅沥到凄凉。花儿年年开满小路,小路却蜿蜒着从勾践的越城,穿过三国的石子岗,在南朝佛雨的沐浴中,顽强地走到我面前,可我却无法再沿此漫溯到历史的深处。

梦里树影斑驳,海沙软软的,踩上去很舒服却也很难走,她与你同在一条海岸线上。

朦朦胧胧的清梦里,隐约听到莎莎的声音,疑惑之间不免凝神细听,突然就分辨出窗外是一场没有预约的秋雨,趁着天还没有亮色,就漫无目的地飘洒起来。

冲进山溪的小路上,任凭水流轻轻地滑过脚面。清凉在周身蔓延,惬意无限。

我的另外一些梦里陷住了一人,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走进我梦里的,可我知道,这个人再也走不出我的梦境了。他被我梦里的某种东西死死绊住了脚,爬也爬不出去了。因此我推测,他只能在我的梦里呆一辈子,哪儿承想我会在现实中见到他。

爱走过的地方,半片留下荒凉,半片落满幸福。珍惜最好,眼前的美丽未必是永恒,看破最好,深亦会是浅,浅走不过真。

今夜,我用浸满牵念的墨香把往事回忆,多么渴望,时光能倒退一些,让我把那些一起走过的时光好好珍藏。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