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年我和儿子去杭州 和我一起长大的表妹还偕同妹夫、孩子带我们去观看了西湖的夜景

同时,我们也从孩子们身上我们找回了自己遗失的感恩、质朴、天真与活泼的一面。虽然三下乡只有短短的十天,我们带不去很多。我相信,爱的行动能给他们带去多少的希望,哪怕是很小,也是值得我们为之坚持下去的。

初二,我们的计划是去阳朔。带我们去阳朔的是从一家旅游公司里包租来的旅游面包车。

记忆里有一株高过屋檐的樱桃树,在乍暖还寒的早春,最先开出了满枝繁花,雪一样洁白,梦一般迷人,给外婆家的四合小院带来了春天的信息。盛夏,那繁花孕育的樱桃就在绿叶的呵护下熟了。红玛瑙般的果实正等着采摘,那是上苍亦或是自然奉给人类的美味。第一个采摘这些珍珠的便是一双纤纤女子的妙手,最先咬破那酸酸甜甜一包蜜汁的是一个纯情女儿,是樱桃般鲜艳的一张小嘴,还用问吗?那就是我花骨朵一样情窦初绽的表妹。如果说樱桃是上苍送给人间的珍珠,那么表妹就是爱神赐于外婆的掌上花朵。

记得升入高中来到静宁县城,我和我表哥就在一起了,这一相处,就是三年。

明天你去哪里 愿你在过往的城市留下印记,让它带我远行

现在的西湖对于我来说,显得即陌生又太熟悉不过,陌生的是记不得有多长时间没有来看西湖了,熟悉的是我的童年就在西湖边摸爬滚打中长大。

听说西湖的荷花开的特别的灿烂,每到夏季,宛如仙境,我们等到夏天时就泛舟去游西湖。

而如今,再难见这绿皮的大家伙,家乡那些美景也难得一见,多少次梦里梦到,可是梦醒了就只有城市中的高楼大厦和小区里那可怜的一点点绿化。前几年,高中同学小聚,时逢降雪,整整一天,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至晚间,同学都劝我不要回家了,可我却坚持,我知道,我想念那绿皮火车了,而回家给了我机会,再坐一次它。

去年年底的时候,表妹放寒假,为了锻炼自己,表妹在家附近找了一个兼职,当表妹把这个消息告诉表弟的时候,表弟撇了撇嘴说,咱家什么时候缺这点钱了?表妹拍了拍表弟的头,没有跟他计较。表妹的兼职,是在商场做导购。临近年关,商场的生意特别火爆,表妹几乎每天都很晚回家,等表妹回家的时候,小姨正在客厅看电视,表妹招呼小姨进去睡觉,并且告诉小姨,不用等她。工作了一天,表妹也是特别累,简单漱洗一下,表妹就回屋睡觉。路过表弟房间的时候,发现灯还亮着,门也没关,透过门缝望进去,看到表弟还在看电影,透过门缝,表妹开玩笑的说,你也是在等我吧?表弟“啪”的一声关上门,大声的说,我看电影!表妹并不生气,其实,表妹早就发现了,自从她开始做兼职,表弟从来就没有早睡过。

这是一个很大的厂,就厂房就有四分之一大学那么大,厂房有六个大的厂房。在我去的前几年可能是个很风光的公司,因为在宣传室里有摆满了布满灰尘的奖杯和奖状。

姐和姐夫在附近的小镇开着两个店,经营电脑周边产品,及数码产品维修安装相关的生意。前几年家里盖起了二层小楼,装修和城里的没什么两样,自来水、厨房、卫生间、各种家电一应俱全,生活还是相对舒适便利。一家六口,三代同堂,日子虽算不上优越,但总归是越过越好。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