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顶有人在高呼 山谷有人在回应

生活中无处不等待:有人在等待财富地位,有人在等待身体康复;有人在等待花谢花开,有人在等待时来运转;有人在等待东山再起,有人在等待归隐山林;有人在等待天明,有人在等待黑夜;去银行办理业务需等待,在大超市购物结账需等待,堵车时需等待,爱情需要等待,有缘人也需要等待。诸如此类的等待不胜枚举。

胡马不识长安月,嘶哑高呼破潼关。关山阻塞黄草沃,鸣镝三声狼烟飞。强弩破虏溅山河,男儿埋骨异乡月…!

总有人在羡慕,羡慕那些自由洒脱的生活,却在望着别人的时候错过了自己的美好。

冰塘峪大峡谷风景区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抚宁区,北靠燕山,南为丘陵,属燕山余脉,地处秦皇岛祖山风景区北门外,在明长城脚下,有一条绵延几十里的小溪在山谷间蜿蜒而出,是梁家湾十峪一顶中的一个山谷。据说在那里夏天的山谷里结了冰,冬天的山谷里冒着热气,是个冬暖夏凉的胜地,是个名副其实天公缔造的景观。

林冲呢?自己的娘子被人调戏,拳头刚刚高高的举起,待见到是高衙内,却已经软了;陆虞侯设局将他的妻子骗到陆家,待到他赶来,却只是隔门高呼“大嫂”,故意放跑了高衙内,而后却将陆家打个稀烂而已;及至被高俅耍阴招发配沧州,临行前丈人与妻子前来送别,林冲却还是猥自枉屈,要将妻子休掉,只为了和她摘清关系,保全自己——凡此种种,哪里是什么英雄所为?就是匹夫,也应该“冲冠一怒”了吧,可是林冲呢?

当然,最可怕的不是生活的枯燥,而是精神的贫瘠。每一天都是太阳东升西落,都是钟盘上时针的一圈长跑。时间,于我们,从无偏颇。有人在家里闲坐一天,有人在麻将桌上过一天,有人在办公室呆一天,有人在外面跑一天。每个人都赋予了时间不同的意义,生命因此而多彩。

何谓轻与重?世人千万种,轻重莫去求;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在橡树、葛藤、青草生长的山谷阴湿处,地面似有耕翻之象,有人在此挖药、种地?都不是,是野猪的杰作。冬季食品缺乏,它们翻吃橡子或抱吃葛根,都是营养保健食品以饱腹;夏季它们全家在此避暑纳凉,休闲渡假,天伦之乐,悠哉快哉!我想,人吃饭也仅肚饱为止,人穿衣也仅御寒而足,美味佳肴、金缕玉衣,实为虚空。光鲜的外表、疲惫的身心、自私的灵魂,生命的价值难道很高吗?

聚餐地点是在海滩上的一个小酒店。酒店在海滩上置了桌椅、烧烤架,大家就那样边吃着自己烤出来的东西边喝饮料或者酒。有人在干杯,有人在拥抱,有人在哭泣,有人在烧高中课本。我独自一人起身,到离海最近的沙滩上散步。暗夜里,海风猛烈,吹得我粉色的裙摆像云一样大朵大朵地张开,如此仓皇。我俯身捧起脚下的细沙,沙子纷纷扬扬地坠落,我抓紧,它却流逝得更快。那从指缝间逃走的,不仅仅是沙,还有青春吧?

我久久地看着叶片披落的水仙,我的眼前开始跳动着火焰似的红色,一会便呈现出一大片深远的绿,在这中间一颗颗大起来的雨花石坚挺地浮动着,高呼着……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