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慢慢的变大了 满天的雪花让我看不清五十米外的景物

等待着下一缕阳光,我想会在光韵中与你相遇,你仍会戴着黑色的眼镜,潇洒而坦然,我逐渐看不清你的脸庞,我知道,你还会随光而走。

而那个点往往也就可以改变我们,改变小环境,甚至改变大的环境了。

雪花,纷纷扬扬,一眼望去,洁白的雪花,飘得满地都是……田野一片白、奎河一片白、城市一片白、乡村一片白、天山一片白,到处都是银装素裹的世界……素净的天空,素净的大地,素净的万物,素净的人间,只有那舒曼的雪花,在涂抹、在渲染、在写意,在尽情地告诉西域的各族人民,雪花,是那么的纯净,那么的淡雅……雪花,是那么的自在,是那么的轻松……雪花,是那么的轻盈,那么的优美……

喜欢慢节奏的慢生活,之前一直生活在一个悠闲的西南小镇里。家乡的冬天更冷,早上出门,便是漫天的大雾,看不见十米外的东西。记忆中,最喜便是寻一小店吃面。借那油亮的辣子面,活生生激出一身热汗。

你从春天走来,又在初夏的炎热中,飘飞着漫天的雪白。花谢花飞花满天,作别着西天不再相遇的云彩。满天纷飞的你,是否也不忍离去?是否在用簌簌翻飞的花瓣留恋着对世事最后的观摩?是否用那寂静的喃喃之语做着最后的告别?

迟到了四十多天的白雪,今天终于纷纷扬扬的来了,人们期盼的眼神里,流露着说不尽的高兴与喜悦,带着满意的心情看着潇潇洒洒飘落的白雪,高兴劲无法用语言形容,只能默默心语,下吧!下吧!楼房玻璃窗上露着个小脑袋,不知是谁家的小孩,透过玻璃窗看着满天飞舞的雪花,高兴得用小手拍打着玻璃,脸上笑着,嘴里喊着叫着;嘴干唇裂的大地见到雪花,一扑拦入怀中,不露首尾;迫不及待的麦苗贪婪地享受着白雪的滋润;院旁齐刷刷的冬青,高兴得摇头摆尾,让白雪细心地清理着它穿脏了的衣服;街道两旁的风景树赤裸裸地让白雪沐浴;整个城市沐浴在纷纷扬扬的飞雪中。远处的大山,近处的商店,广告牌,一切都在朦朦胧胧之中。

满天的钞票在空中飞舞,纷纷扬扬,似雪花般飘落。

有人问我,你那是什么渣渣画质,像素低得连人脸都看不清。

我又想,一个人跳得再高,若是他站得很低,他也只是一个有限的成功者。能跳多高?三米,十米,一百米?我在飞机上只轻轻跳离地面一毫米,相对地面来说不是已经跳起来几千几万米了吗?

家乡的春天似乎来得犹豫不决。一阵雪花飞过,春天便缩了脖子,不敢言喘。本来前几日还能见到黄中泛青的小草探出头来,可转眼之间又耷拉个脑袋恨不得再往地底下钻。院子里的柳树早些时日还见它准备开枝散叶呢,可没承想,一夜料峭的寒风吹过,树枝上却孕出了雪花。雪花飘飘而来,着了白色的冬装,让春天的脸色变得很是严肃。

刷刷朋友圈,大家似乎都在忙。忙着生活,忙着传播正能量,亦或是偶尔的闹骚。好像,曾认识的人,即便是知道着他的近况,却也是看不清了。

雨啊雨,小又变大,荡荡地流连在灰色的夜里,溜溜地融汇入大地之下。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