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理发师 老老实实的给我修剪了起来

觉得理发师一定是精心的给我修剪的。

然后到院子里给我们哪些可爱的盆栽松松土洒洒水,修剪修剪枝叶,不用出门,我们一样能感觉春意昂然。

这让我想起了在农村,妈妈圈养小鸡的事情。她老人家把一群小鸡用栅栏围起来,当小鸡的翅膀刚刚长全,跃跃欲试时,妈妈就马上利索地削剪了它们的翅膀和尾羽。过段时间,只要小鸡们的翅膀又逐渐丰满,就会又一次地遭到无情的削剪。这样的结果当小鸡长大了时,它们已经永远地失去了飞翔的能力和兴趣了。我想张老师的担心还在于害怕外婆偏激的言行无意中会削剪了孩子“与人交往”的雏形翅膀吧。

那是个夏天,我的头发被父亲修剪的很短,短发的我往头上夹了两个小花夹子,额中间被母亲特意梳下来几缕发,恬静又不失俏皮,格外可爱。

老老实实的平静下来找份工作。总比毫无根基的空谈自己的梦想走得长远。

为他足疗的女人说:“不行,至少五分钟。我从来没有用两分钟帮助别人把手指甲修剪好的。”客人不再吱声了,闭上眼睛,安静地接受着这个女人的修剪。在他的身边,另一个男人正在排队等候足疗。

而没过去,只能老老实实的再次继续修炼。因为学艺不精。

也不想参加什么交际。只想老老实实的当好自己的。

最近几年发现我的头发愈加的少,每次理发很害怕理发师告诉我头发变少,我尝试过用霸王阻止头发从我的头上逃离,可是效果都不是很大,突然看到“聪明绝顶”这个词,原来我是在往聪明人发展,索性就任其自然了。

对于一个你已经知道答案的题,你还会老老实实的写步骤吗?

意境渐会彩虹,彩虹渐有多墨,一座实虚连接的时间和空间变化无穷。

十年一晃而过,电走进了农村,国营理发店很快就遍及了各个街镇。理发店里有电吹风,理发已涨价为两角钱,连吹风可要花五毛。有一次我去爸爸工作的集镇,进理发店臭美了一次,理发享受的是电推子,理发师打开开关,嗡嗡嗡的声音如音乐很好听,电推子挨着头皮,麻酥酥的感觉让我特别新奇,理发师问我吹不吹,我不知道吹什么,随口说了一个字,“吹”。师傅给我头上喷了发胶,把我的头发被吹成了波浪式,镜子里我看到了自已的发型,自感时髦极了,回家后几天都不敢洗头,怕破坏了我的头势。

我们也没他这运气,还是老老实实的过我们生活吧。

那些事已经过去了很久了,已经被时间慢慢的冲淡了,淡淡的,以至于我需要静静的沉思才能回忆起来,但有一些细节,还是不可避免的丢失了。那是一个梦幻般的年代,如今想起来,也便是所谓的天真了。但又有一些不同,也许是因为你吧。

泡上一杯茶,捧着一本书,在此时品味人生,思索未来,回味古镇所见所闻……是沉重、是愉悦、是孤独、是甜蜜,或什么也不想.,老老实实座在这里发呆吧……

理发店的师傅劝我把花白的头发染黑,以此来掩盖我苍老的面容,我常对理发师说人老了就是老了白发染黑了还会变成白发。其实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又何尝不想让自己"返老还童"?是金钱不让我成就。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