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幕深处 一对相依相偎的情侣向紫藤这边走来

编辑荐:最长久的情,是平淡中的不离不弃;最叩心的暖,是风雨中的相依相偎;平凡中陪伴,最心安;思念时的目光,最遥远;懂你的人,最温暖。

每当暮春的时候,谢了桃红梨白,铺天盖地而来的是满眼的紫桐花,这是赶赴暮春的最后盛宴,向春天到别的,紫桐花白色中泛着紫意,吐露着诱人的芳香,满树的小喇叭像是吹奏着乐曲,宣告着春天的结束,向夏天走来。

紫娟和亦凯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高中毕业后,两人的爱情很自然的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双方家长也没什么异议,可就在这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亦凯的父亲与紫娟的父亲因为自留地的问题动起手来,继而打得不可开交,双方一下子由朋友变成了仇家,紫娟和亦凯的婚事也一下子化为泡影。双方家长极力的阻止二人的交往,亦凯尽管是那样深爱着紫娟,但却不敢和父母发生冲突,在第二年的春天,亦凯带着对紫娟的深爱,含泪娶了邻村的姑娘。紫娟是个气性很大的人,亦凯的结婚给了紫娟沉重的打击,任凭多少个媒婆来给紫娟保媒,紫娟就是不答应,死活就要嫁给亦凯邻居家那个流着鼻涕、整天站在街头傻笑的儿子。紫娟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亦凯每天见到紫娟悲惨的生活,时刻刺痛亦凯,让亦凯一生都不得安宁。

临河的水埠苔痕斑斓,一丛丛色彩亮丽三角梅、遒劲有力的紫藤萝,竞相从驳岸的石头缝里爬出来,肆无忌惮地舒展着生命的坚韧;还有那已经褪去一身红绿相间的衣裳,只剩下几片枯黄中泛红枝叶的爬山虎,从大半面颓废的墙上密密麻麻地爬过,留住了夕阳艳丽晃动的影子;一棵高大的皂荚树从对岸一直把身子伸到了河的这边,繁茂的枝叶间还挂着隔年的苍老果子;路旁挺拔的香樟苍翠葱郁,撑出一片绿荫。

环卫大叔在路边打扫着街道的保洁工作,大叔见我站在大树前神态各异,眉头锁得紧紧的,不难猜测出我似乎有什么心结。只见他放下扫帚,径自往我这边走来。一开始我并没在意,以为只是过来这边看看有什么垃圾,想要把它整理走。

李后主与小周后的爱情,也应该是从情爱开始的。姐姐尚在病中,她便迫不及待地要与情郎幽会,夜深人静,又怕惊动了别人,便脱下鞋子提在手中,穿着袜子一步步地向她的情郎靠近。“花明月黯笼轻雾,今霄好向郎边去!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这样的情爱,在后主的眼里,倒也是情深款款,爱意绵绵,再佐上这些叫人无端欢喜的绝唱,竟也成就了一段佳话。

今天,是值得庆祝的一天,因为我们增加了两对金鱼——两条虎皮金鱼和一对红金鱼两年!我知道这次主人破产了,应为那一对虎皮每条值35元,红金鱼两年每条值50元,一共就是170元!

我一次又一次的静下心来思考,精心的为自己寻找答案。也许是因为从小习惯了故乡,那毕竟是血肉相连的;也许到底还是因为亲人,与亲人的久久分居使自己倍感彷徨;也许会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比如说这边是繁闹的大城市,那边却是苦寂的小村庄。我经常不休的向自己提问,向霓虹弥漫的夜市闹区提问,向城区边缘的诸多荒山提问。我也尝试从文字中寻找答案。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