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赏析“怀一丝惆怅 奏一首曲章”

同时,他还在写诗,而且越写越好,只是在网络里他没有用芦苇这个笔名,而是用他的本名卢建伦,当然,他还有一个“桃园晨笛”的网名。他曾十余次获网络诗歌奖,还在公安网各大论坛担任过现代诗歌版版主,现在已是全国公安文联诗歌诗词会理事。

作为一本赏析合集书,尤其是像《汉乐府》这样被后世传颂几千年的书,要想把它赏析好绝非易事,而这位2002年毕业于安徽某中专院校的年轻女子却真真切切做到了。《陌上花开》的每一章都由汉乐府的诗歌加白话文翻译、再加上作者对此的理解欣赏分析所组成,所以,人们看起来清晰而且容易懂。这里说的容易懂,并非是浅显粗俗,相反,显得有时代感、有意境。作者安意如,这个从小就开始接触古代诗词的徽州女子,文学修养比较高,对书中每个文字的斟酌更是达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当很多作家在追求数量的时候,安意如仍旧倔强的保持求质量不求数量的心态,她只是对自己负责,对文字负责,所以每次读她的文字时,总会有一种美的感受;当然,无可置疑,她的文字也是需要也值得我们慢慢去品味的。也许,这也是《陌上花开》获得2012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最佳诗词赏析奖的原因吧。

倘若将一首曲乐来比拟他,定是那幽绝的二胡弦月,朝圣堂里的一章章经词梵唱,锵锵咿呀的青衣花旦水袖,悄放在暗夜里的低哀地一渺渺浅浅叹息。

相信自己执著前进,挥汗如雨伤痛记忆是收获是喜悦。容易满足才会懂得快乐,梦是目标的阶梯,该好好工作该好好生活。风从西边来,吹来了记忆,吹走了往昔,夹杂着一丝痛楚,一丝无奈和点点迷离。

记忆的轮盘拨动,内心深处的那一丝熟悉在不断地放大,越发的清晰起来。

当夜的微风,掀开一段记忆, 谁人着一袭青衫,在我岁月中独舞?谁人借一丝浅笑,勾勒着昨日的生动?谁人入我梦里,与我同沐月色,共怀初衷。

“我愿意。”声音极轻。怯怯的,带有一丝慌乱。

雨点虽小,可是聚少成多,可汇聚成倾盆甘霖,终有挥散,可是却让大地多了一丝滋润,一丝生机。

十月的冷风吹动着刚刚露头的麦芽,田野已是一片新绿。淫雨过后,路还没有干,惆怅的行走在田埂上,呼吸着冰冷的空气,有一丝甜,也混着一丝腥臭。

前几日,我听到一种印度打击乐器,形似翻扣的大锅,上面凹凸。声音极是轻灵,余音很长。音乐感觉,似是西藏颂钵。听完想起一首古琴曲,枯木寻禅。又似一首古筝曲,晓雾。迷离而又朦胧,感觉好极了。

真的无需有太多的惊心,无需有太多的悲喜。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只要怀一颗不吵不闹的心,终有一抹静雅轻轻依傍,有一丝惬意相随相依。

可能是天资聪慧,也可能是早已注定,你的才气已在小时让人钦佩不已。你喜欢淡然,喜欢花鸟虫鸣。身在富贵人家也给予了条件。时光流逝,渐渐地,你已不再是那个只懂作词赏析的普通人了。

我的身份在不停的转换着,我的文字也追随着我在转换,我在家乡种地,我的文字写的都是歌颂土地的歌谣,青山绿水,茅屋草舍,清风明月,卧石听泉,还伴着马牛羊叫,鸡鸭鹅鸣。从内心里喷吐着洋溢的诗句,勤劳的父兄,憨厚的乡里,质朴的民风,粗犷豪放的关东个性,真诚而热情。像一首首诗,一曲曲歌,一首首拔节的诗,一曲曲火爆的歌。唱响在北方,唱响在黑土地,唱响在关东大地上。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