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然而 今年的这个时节

大学,曾被多少神州高三学子搬入梦乡。拉回记忆,汗水和泪水总是同时不会迟到的。阳光明媚,碧海蓝天,某个刹那,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千斤般的重量,将沉重搬进年少的快乐和骄傲里。而今年华不再牵扯着天真的幻想和无来由或有来由的思念。岁月的歌声匆响着新鲜或是荒诞的耳膜,闲适和恬淡有时隐约,有时清晰;匆忙和麻木或有来访或既冷寂。

今年春,看见张楚在中国好歌曲舞台上同赵牧阳唱《侠客行》,莫名的让人心酸。改革的开放,让压抑的文化爆发出自己的喊呐。而今天的我们,特别是我们年青的一代,在这信息爆炸的时代,在这文化多元的刺激下,“三观”就像穿衣服一样,都是挑鲜艳、亮丽的来。这让我们迷失、让我们踟躇、让我们不知---不知所措、让我们不知--不知坚持那一个“我”!

盛夏时节,随着团队去了趟坐落在丰满的茗山绿洲生态园,这可是我近十年来第一次与大自然亲密接触。

春天是百花盛开的季节,也是你雨的放肆时节,想下就下,而且还喜欢下个没完,这已是你春天里养成的习惯,所以人们即使无耐也已欣然接受,并且还给这时节的你起了个优雅的名字——梅雨时节。

不久,我便得到了人生的第一张琴,但并非是高雅贵重的钢琴,亦非是古韵悠扬的古琴,而是当时比较普及流行的电子琴。然而,对于一个很平凡的家庭来说,学琴已是一种奢侈。那时的我,自然不知母亲为何会让我学琴,可而今,我真切地体会到了母亲的心意。

人到中年,万事成形,往往最需要的是自我的肯定。父亲经常这么说过,当然我也不敢遗忘。前些年,父亲总是保留一个习惯,就是每当燕子飞回来的时候,他就会亲手把建在堂屋墙上的燕子窝给戳下来,让它们在大门外的屋檐下建窝。而今年,他却轻轻地告诉我说,以后的燕子想怎么造就怎么造,门开燕子来,就凭他们自己的本事了。

“同学们,今天我们来进行晨读课,黑板上是我们今天晨读的内容。”原来谢坚生老师早把晨读的内容写在了黑板上,“好了,我先起个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再一年之后,整个世界都洋溢在万紫千红的明媚阳光里。她喜欢春天,那是万物吐绿的时节。那个春天,她的脸上绽放着洁白的笑容,披上了洁白的婚纱,与他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早些年间,暖冬时节山墙边大家坐在一起,那时收入很少,吃的用的都少。如果谁家买了个稀罕的东西,什么大家都知道,就连他本人也会找个机会谝谝嘴(夸耀)。

而我总是忧愁着,失去了一片叶子的宁静。曾何几时,就喜欢着这样的一句话:“永远不要哀叹,像一棵树一样用一生绿着,最后成熟一个金色的梦。”那是我初中的座右铭,那时候的我,活的简单,纯粹,犹如四月里的一棵银杏树。而今的我想起,却不知如何,才能够再如同那时那样,每天活得简单而满足,活成一棵树的样子,坦然而从容。

云影湖,很是唯美,烟雾缭绕,也伴有阵阵的英语晨读,田径场上是早起晨练的同学,其中也不乏外面的大叔大妈,他们的运动精神真的令人敬佩,年轮广场依然是晨读的同学,所以有时候发现,大学依然是一个学习的地方,是一个充满了正能量的地方。阵阵的读书声,时而的鸟语花香,清新的空气,多么的神清气爽。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