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到这个满是恋人的城市 便恋爱了

喜庆的味道越发浓重,是东风带着春的暖意捷足光临。山间郊外,城市乡村,乃至于整个世界便都进入绝佳的意境。

在这姹紫嫣红,绿叶娇滴欢聚盛会的季节里,棉儿捧着一年一度的思念早早伫立枝头,期盼与恋人相聚的心如一把火焰在满枝丫上燃烧。一身红而不媚,艳而不娇的棉儿每年都会来到这里痴痴等待。她的一片痴情感动了风,感动了雨,感动了阳光,感动了身边所有人。风想带她一起舞动,想让她忘记等待时间的煎熬,但棉儿不违心所动,她怕在起舞时错过了与恋人相遇。雨想给她洗掉一身火红的妆容,但她婉言拒绝,她怕她变了另一种容颜,她的恋人会认不出她。阳光像一位慈母温暖着棉儿的心,棉儿在红尘中对爱的向往至始至终都是一片炽热,从未因未等到而冷却了心,从未因未得到对方的回报而暗自悲伤流泪。在爱的洪流里她是如此的勇敢与潇脱,在纷纷扰扰的诱惑中也不会移情别恋,她就是这么一直静静守候自己的恋人绿叶。

开春了,河流渐渐开化。向阳花破土而出,发芽了。

春意盎然的时节,我来到了向往以久的广宁竹海。在这个青翠优雅的世外桃源里,我们游竹海,坐竹车,住竹林,叹竹茶,吃竹筒饭,尽情享受回归自然的古朴野趣。于是,在这个春天,留下了美的印记。

梦想还会回来吗?能像歌德说的:“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它还能飞翔吗?就像冬天北来的大雁的翅膀;你是多么的渴望、追求,就像分手的恋人想再携手一般。

究竟是水的温柔孕育了文人的浪漫,还是文人的多情演绎了水的灵动,我一直不得其解。

以前,常听恋人中有这样的故事,现在看来朋友中也有相同的真情。俗话说:“情到深处是无情”恐怕就是这个道理吧。

他又来到了稻海嬉戏,稻海翻着波涛,金灿灿的耀眼。老农乐呵呵的,眼里满是怜爱,“小子,你轻点儿,这可是我种了几个月的,别压弯了它。”于是他起身,翻着跟头的来到了半山腰。

随着社会的发展,无数的农村青年,都走出了乡村,去往远方的大城市打工赚钱。城市的恋爱观念,也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来自农村的青年男女。打工回乡的青年们,不再对父母的包办婚姻默默无语,他们也想趁着年轻谈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而扭秧歌给他们提供了绝好的相恋的机会。

若有一位同样爱独自散步的人,他一定早已注意到了,我独自默默地行着,有时候是轻松快乐的,有时候是沉郁苦闷的,有时候优哉游哉,有时候栖惶落寞,有时候平静而且自信,有时候又软弱,又迷茫。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我满爱着这个世界呢,这个我的小小的世界。

恋爱就是恋爱,这是有生命力的,是另一种不同的东西。已经无法遏制它了。

错在了无知?错在了教育?错在了欲望?错在了妄自菲薄?

那是六月十一号的事情了,那天我问你,还单身吗?你猜,你俏皮的回答说,我又没有哥哥了。

我望着母亲满是褶皱的脸,这个把我背在背上,口里喊着:“小乖儿”的人,怎么一下子就苍老了,我不甘心。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