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阿贝 心累了就回家吧

高三毕业时好友把阿仓送给了我。她一边故作悲伤的抹眼泪状,一边煽情地对我说:“以后阿仓就代表我陪伴你的余生,你看到她的时候一定要想起我,想起我对你的爱。”

回家吧,家里人应该担心了,饭也凉了菜也凉了,泪,也干了。

我瘫在床上、痛哭流涕,“我都已经搬到很南的南方,为什么还会下雪,是妈妈想西贝了,西贝我们回去看妈妈好不好?”我紧紧地抱着西贝,西贝把头埋到我怀里不闹了。

上金贝的荷花,此时应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吧。不妨事的,只要有爱,一切美好都会在心田开放。

一别就是40年。阿秋换了无数个工作,如今为了维持生活他选择了用30年来捡垃圾、倒垃圾、收集各类垃圾。满头白发的阿秋已经长大了、变老了。一生未娶的他也不再埋怨任何人任何事,他喜欢着这份工作,他热爱着这份工作,他相信花掉自己半辈子来坚守的工作能让他从不同的角度思考人生,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一年一度的春节又到了,可是阿秋内心到底在想什么,他难道没有想过自己的家?阿秋苍老了,他的心不再像年轻时候那样固执了,他知道自己离开的越久,就越不愿意回去,可是如果今年不回去,还会有来年吗?他警告自己必须回去看看,他回家了。

身体的疲惫,休息之后可以很快的恢复,心累了,是需要多久才可以放得下。

“天黑了,我们回家吧···”手机中传来了悲伤的声音。现在看来,不得不说我有点像别人口中所说的性情中人。“回家”我暗暗说着“晶晶让我带你回家。”

老爸:“女娃子,端午节回家吧,好久没看到你了,老爸想你了。”

阿贝,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黑夜总是带给人冷静的思考;这种对生命的解读是深邃的通透彻底的存在很多假设或者意淫。现实生活中的人无不是带着面具生活待人接物这就是很多人莫名其妙心累的直接原因吧。其实不是心累;而是你装的太累了。而某种意义上讲中国人装也是一种民俗的艺术。当我们渴求达到我们想要的那种状态或者物质精神品质;目前占时不具备所以装一下, 个人认为并无大碍 没有人不装,在好友面前客户面情人面前等等。但装的真正良性目的不是伪装和欺骗而是为了我们日后不装。

阿难为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也是佛陀的堂弟,他“相如秋满月,眼似净莲华”,一次化缘时路遇摩登伽女,身份低贱的摩登伽女对视众人平等的阿难陀心生爱慕。佛曰:“汝爱阿难何?” 女言:“我爱阿难眼,爱阿难鼻,爱阿难口,爱阿难耳,爱阿难声音,爱阿难行步 。”爱一个人是爱他的全部,这般软绵的话何等深情,只是遁入空门如何谈情说爱呢?昆曲《四声猿·翠乡梦》讲述的故事大抵如此。

回家吧,家里,永远无声,却一直在那里静静等候。

那么她关注的是什么呢?表面上她猜测客人的到访所交谈的话题是关于外甥女的婚事,可内心里并不会这样想。堂姐是个漂亮完美的夫人,而客人也是个非比寻常的人物,他们的谈话内容一定饶有兴趣,会否说到她呢?在客人进门时她热情地向他打过了招呼呢,并被邀请明天到他家做客,这让贝姨心里很受用,是虚荣心作怪而已,所以她想着堂姐和客人的谈话是另有隐情的。她真想参与到他们的谈话中去,而这是不允许的,心生妒忌的事儿在贝姨身上就发生了,而妒忌正是构成她古怪性格的基础。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