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托不住的悲伤 把她交给黑夜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故似悲风如影”

他没有大房子,她也心甘情愿地嫁了他。拍结婚照时,两个人站在一起,她还不及他的肩膀。她有些难为情,他笑,没说她矮,却自嘲是不是自己太高了?摄影师把他们带到有台阶的背景前,指着他说,你往下站一个台阶。他下了一个台阶,她从后面环住他的腰,头靠在他的肩上,附在他耳边悄声说,你看,你下个台阶我们的心就在同一个高度上了。

后来带她吃饭,我特意找了个包间营造个二人世界,想促进两人的关系。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她果真就放开了,整个人也一直在笑着,还喝了很多酒。那天房间里有些闷,她随手理了理长发,把几缕发丝绕过耳后,动作美极了。她看到我有些着迷的目光,脸红了,有些事情彼此心知肚明,也就水到渠成了吧。那天,我们一块回了我住的地方……

后来她给我回了信息说:“快乐留给孩子,悲伤让风带走。”我会记住这句话,给孩子过一个快乐的生日······

萧萧的风和蒙蒙的雨,编织一页薄薄的梦,梦悬在了老屋高挑的门楣上,洞穿了粽叶的低回之音,锁不住的声色。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独坐在老屋高高的门槛上,手托下巴,斜侧左耳,迷离地变幻着追风捕音的神情。

星稀月残酒尽曲终,斜倚了栏杆,回望间,抚琴人已不在。月是残月,风是悲风,亭已是孤亭。

夫妻无隔夜之仇,夫妻无隔天之气。夫妻夫妻,生死相依。一个把生命、身体都交给你的人,你和他(她)有什么可吵的,有什么可争的,又有什么可气的?你的是他(她)的,她(他)的也是你的。吵,伤脾气;闹,伤感情。有意见时,你嬉皮笑脸;闹纠纷时,你主动让点。等他(她)心平气和时,再和他(她)讲道理,论是非。别在气头上吵,那是火上加油;别再气头上争,那是灶下煽风。吵轻了,生闲气;吵重了,闹分离。

风来听风,雨来赏雨,花落不悲,花开不喜。守着一窗宁静,半点清逸,不问俗情,不需刻骨。纵使老去,惟愿韶华深处,依旧有暗香浮动,那是我写给岁月最美的诗行。

我以为喜欢黑夜的人都有一中极为安静的灵魂,愿与黑夜的拥抱,阐释孤独的存在。

在她生命的最后一个星期,我几乎每天都在陪着她,她跟我说了很多很多,有一句话令我印象最深刻,她说:“如果有来生,我只愿做一株向日葵,永远追随着太阳,不被悲伤所烦恼。”一个星期后,她走了,她走的时候,脸上挂着像向日葵一样灿烂的微笑,但愿她来生能做一株永远追随太阳的向日葵,无所谓悲伤。

是该,给青春说再见了。我们不能再肆无忌惮得活在自己的江湖当中,有父母,需繁衍。可是这十年,我交给了自己。

收拾好箱子,和阿爹阿娘道别,阿妈躺在沙发上,不愿多理我。看着母亲的样子,心底的疼惜更甚,她是很绝望吧,这会心底是认定了儿女不懂她,一个人在孤独吧。说再多,她也还是听不进去,交给阿爸吧。

老师傅精神抖擞,以娴熟的技艺在为一位妇女砸鞋。妇女鞋砸完,我脱下鞋交给老师傅。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