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洞沟里有一条小溪 溪水很清

在首都这段短暂而美好的时光里,却有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河深深的留在了我的记忆里,那就是小月河,一条看似恬淡安静却曾令我心驰神往的小溪流。

踏着夕阳,沿着溪水,背着药材,伴着欢笑,回住处。

日子在呼吸的缝隙里一天天流走,萧远知道了清妩和顾梓迟的事后自然是支持的,清妩觉得自己很幸福。

清晨雨露,忽闻山间溪水,整理服饰,奔走山林。花香四溢,春色惹人,豁然开朗,顿时神采奕奕。再行三五步,却略感酷暑,蝉鸣不息,心间不免烦乱。想尽早离去,可来时无路,只剩参天大树。实属无奈,跌跌撞撞间,入山间溪水。

观溪桥下面是一条清清的小溪,溪水碧绿碧绿的,由于现在是酷夏季节,溪水不是很充盈,因此流得很缓慢,但那溪水却是在广东这个地方极为少见的清澈。儿子兴奋的“哇”了一声后,问我们“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鱼?”

生活在钢筋、水泥组合的方块里,很少见到桐树了。记得是去年暮春时节,我徜徉在市区小巷里,猛抬头见远处的一个居民小院里并排着有两棵大树,高大的树冠,虬枝直指蓝天,枝头上挂满了紫桐花,好看极了!我不由得停下脚步,因离得还是远了些,我仔细辨认着。噢,认出来了,是紫桐花。苦于被一片平房遮挡着,我只有远看,在那里观看了良久。路人都不知我在看什么,其实我只是在看那两棵紫桐树的花,并由这些紫桐花触发了我的想象,与我家的那满树的紫桐花也是那么的相像,于是我就想起了我家那满树的紫桐花。我想,这是不是我家那棵紫桐树给我发来的信息,让我看一看这些紫桐花,就会想起它们?

这首歌叫做《一生所爱》,我想对于至尊宝和紫霞来说再合适不过了。风沙褪去,师徒走远,城楼上的男人搂着紫霞,指着远处说,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哦。嗯,是啊,在五百年之间穿梭,从孙悟空到至尊宝,从水帘洞到盘丝洞,从白晶晶到紫霞。

有山无水山无神,有水无山水无趣。山水相依最是有趣。徜徉于峡谷最开心的是与溪水相伴不寂寞。走到那,溪水声就会陪伴到那。这淙淙的溪水声是一种清宁的玄音,不温不火,不燥不急。它们或舒缓或叮咚,或飞流直下或浅吟低唱,或月下敲门或抚琴放颤。置身期间,你会情不自禁探身下去,择石而坐,仿禅师打坐,闭目合掌,一切尘世纷扰全无,有种坐听涛声到天明的情愫游离于脑畔,挥之不去。

突然,好感动,好感动!感动于奔波在烟火红尘的疲累的心,竟然有幸遇到这样一个清凉而清新的世界。喧嚣浮躁的心,缓缓沉落,沉落在那遥远而缥缈的境界里。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莫名情愫,如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溪流,悄悄寂寂而又细细碎碎地一路流淌。

就这样想啊想的,想了很久,才想起后山有个云洞寺,寺边有个云洞,云洞很深,据老和尚说,从这边一直通到河对面的山顶上。

再沿小路前行,上短桥,穿过小溪,就是望月亭了。望月亭临溪水分两处而建。

小时候,我对紫洞沟里总有一种挺神秘的感觉,听说那山沟里经常地会有诸如野猪,虎豹之类的野兽,便很害怕。可也知道那山沟里还有许多野果,便又渴望着走进去。但是,我们两三个孩子是断然不敢进那大山沟的,只是在去采蘑菇时站沟口上朝里望一望,心里盼望着进山的日子。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