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喜欢站在窗前 凝视着

从此,早晨的英语晨读惹得过路人认为来了外国人;上午的语文和政治,恐怕错过了一个小注解;下午的历史和地理,重复着陌生的事件和难以理解的地名;摒弃了古怪的公式,整晚拉长着数字,一起消失在煤油灯里。

老爸没事的时候喜欢站在窗前,眼睛看着远方,安静地站着。有一天,我站在门口,看着爸爸不再挺拔的背影,突然发现爸爸真的老了,老的连腰都弯了,头发都白了。那个当年意气风发,腰板挺直的爸爸已经进入了人生暮年。

屋内静悄悄的。没有开灯,就这么站在窗前,看着阴云密布的天空,看着淡淡暮色中的雨幕。

摊开掌心,我平生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凝视着这道深深的感情线。我焕然顿悟,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自己这道感情线中那少有的分歧线,我微笑猜想着,任它抹不去的镌入掌心。

春雨在漫无边际地下。最难消遣的黄昏,我长久站在窗前,隔着玻璃,细品这丝丝入扣的雨。

“同学们,今天我们来进行晨读课,黑板上是我们今天晨读的内容。”原来谢坚生老师早把晨读的内容写在了黑板上,“好了,我先起个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缺月,疏桐,毕竟是秋的意象。有人说,夏天是蓝色的格调,梦的旋律。凝视着月下草丛中,那一颗颗露珠,静静地镶嵌在叶子上,绿的深沉,恰若蓝色的水晶,静栖着夏夜的梦。

昨晚寒风乍紧,一夜未息。早上七点起床,家里人都在熟睡,拿一本书去楼顶晨读,蓦然发现书本上飘落几粒白盐。抬起头来,迎面扑来纷纷扬扬的如粉雪花,下雪了?下雪了!雪是极美的,我喜欢纯白的雪,就像我喜欢百合花一样。雪花是那么柔弱又是那么坚强,恰似开放在荆棘丛中的百合一样,她从万米高空成形落下,随着凛冽的寒风舞动,冲破树枝的阻扰,最终落在坚实的土地怀抱,消融、流逝。

“若雪,我和你说哦,萧辰喜欢你!”林汐果拉着若雪,眉飞色舞地聊着八卦。萧落零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乌黑的长发高高的扎了起来,黑色的瞳孔里带着冷酷与孤傲,修长的身材,却不显得柔弱。

我在夜里凝视着你的眼睛,我想从你的眼里看到我想要看的风景。车窗外,飞速移动的“星火”就像黑夜的眼睛。而我们,终究是抵不过它的专注,不自觉地闭上了眼……

拾起床头的课本,依竹晨读,那读书声在密不透风的青枝绿叶中回旋,晨曦透过竹林斜照着老屋,催促我背起绿色的帆布包……清晨竹林里的那些竹雀、翠鸟还有好多不知名的鸟儿欢呼雀跃,赛比歌喉,时而婉转,时而嘹亮,时而清清嗓子来段合音,争相展露自己的歌喉。那天籁之音随着老屋袅袅升起的炊烟在整个竹林弥散开来,飘向鱼白的天空。

我站在窗前,漫无目的地看着楼下的一切,又继续舒服地窝在沙发里,吹着空调,看着电视,慢慢睡去。

辛亥革命爆发前夕,即公元1905年,我们的鉴湖女侠、巾帼英雄——秋瑾被清政府处死于绍兴城,迁葬于杭州孤山。我目睹她那用大理石雕彻的白色雕像和那孤独的、凄清的土坟。我不禁百感交集,徘徊于附近凝视着那炯炯有神的雕像……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