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一首歌 可以唱到神采飞扬

想起一首歌“生活像七彩缎,那也是一幅难描的画;生活是一片霞,却又常把寒风苦雨洒;生活是一条藤,总结着几颗苦涩的瓜;生活是一首歌,吟唱着人生的悲喜交加,苦乐年华……” 用心品味,生活有滋有味。(王镞清)

涤净沉积在魂魄深处的残雪,抖落蒙尘的枯叶。三月,步履轻盈,神采亮丽。

雨,易入诗文。从《诗》之“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便一直唱,唱到唐宋唱到了高潮,尤以易安女士为代表,把它干脆唱成了泪水。唱到高潮还不罢休,直到今天,我还又把它捡起,再唱那么一回。个中原由,大概就在于它的易生诗文所需的意境,尤其是那种让人感伤的情致、悲愁的意境。但这只能说明一点:呆在书房,笔墨的一挥,将它拈来作抒怀的素材,自然是妙不可言的,既轻松便当又恰在那情感的核心;然而,设若让你从诗文中出来,真到那雨中去走一遭,没有一点豁达如东坡先生“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情怀,没有当年我那种要有意借雨泄愁的目的,你是绝对不大愿意的:尤其是这川南的雨!不信,你来试试。

橘子花开尽了我们的春天,清香或青涩,都是它香味,我只剩若是爱情的想念)一首歌,为美好大学生活划上句号。

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山”认识了家乡小镇上一个长发飘飘、清秀可人的美丽女孩,他们一见钟情。女孩一看见“山”就歪着头嘻嘻地笑,笑时露出一排玉光闪烁的洁白的牙尖,两腮还有浅浅的酒窝。“山”一见那女孩,就会神采飞扬、激情高昂。寒暑假期,他们经常借着夜幕的遮掩,手挽着手,在一条弯曲的山路上慢慢地散步。有时候会被雨淋,但却全然不顾,淋得越湿,他们会拥抱得越紧。他们对着山说:山在情在!他们对着水说:水流爱留!

又是一首歌,虽不痴狂,却也绵长;像一张青春永驻的老照片,虽然岁月无情,但也魅力依旧;

流年的天空,刮过一阵青春的风,留下怡人的道痕在年轻的心扉,留下清爽的回忆在青春的日记。风过处,草长莺飞,蝶舞翩然。时间兜转,谁能做到不悔流年,青春易逝,谁的青春神采飞扬。时光走过了千百度,花样年华的流年里,怎样轻狂的年少演绎了青春的故事,怎样如清泉般的旋律摇曳了心笙。是否在曾经羞涩的脸庞,藏着天真的期盼,是否在不老的回忆里,藏着深深的流连。

演技精湛的艺术家并不少,可为何单单对她情有独钟?那是因为她现年七十二岁,迟暮的影子在她的身上是不复存在的。她的出场,会使你怀疑自己的眼睛,那活脱脱就是一个青春洋溢,神采飞扬的妙龄少女呀!她的骨子里透着一种异样的神采,乐观,豁达,与岁月抗争的精神。因她的感染自己的内心会油然而生一股力量,青春萌动之下的奋进的力量。

如果可以

请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在音乐的间奏里

怀念二十岁的自己

歌里是阳春白雪

歌外是俗世红尘

我在哪里

如果可以

请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在眼角的皱纹里

寻找青春的痕迹

静静把岁月将息

我要拔掉鬓角的白发

睡在一首歌里

寒江雪暖作于2018年10月19日晚。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