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老房子 坐落在我们村的河对面

还有,昨天从附近工厂一面宣传墙上看到。

随着一阵阵烟花爆竹的点燃,春节就像一个全新的村姑,身着艳丽的服饰,带着浓厚的乡间气息和民俗文化走进了坐落在仙女湖畔的钢城新余,让这座繁忙得像高铁一样直奔的城市也有了与乡村一样的年味。

它和老房子同处一个院子,却只是老房子的陪衬而已。

五年前,我从网上看到,我家老房子后面的古井里,发行两条大蛇,是两条在北方很少见到的大蛇,它们是否和当年我家发生的怪事有关,不得而知。

尽管两岸的村子都同样的背山面水,彼此仅相隔着一条沙溪水,但相比之下,彼岸的吴厝下自然村比此岸的沙溪自然村就显得更幽静更散淡些。坐落在彼岸的近百户人家都掩映在一片片浓密的绿丛之中,满山的茶芽绿、李花白,给人一种清丽、纯净的浪漫遐思。初来乍到的我们,住在此岸的村委楼里,每天都被楼前这条福寿公路的喧嚣和尘土搅得心烦意乱。于是,我们常常无奈地隔溪相望,对彼岸的宁静和自在生出一份羡慕来。

一切都重新开始,新家是爸买的一个老房子,新学校是距离我家三里的一所小学。孩子的心总是向有阳光的地方伸展,我仿佛很少忧伤了。而我家随着妹妹的出生忙碌起来,忙碌便没有时间回忆过去,这样我们已经从生活的阴影中走出。

朋友,我再问你,你吃过武汉“木得面”吗?听我一问,你准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连串的面条名字会在你的脑海里打转:什么“阳春面”呀,“山西刀削面”,“兰州拉面”呀……,都听说过,可就没听说什么“木得面”!可我告诉你,“木得面”我可是想吃而没有吃成,这里有一段有趣而令人发笑的故事呢!

老房子,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永远的家,永远的记忆,永远的牵挂,永远的想念。首望,心中带着千万的不舍离开老房子。我的老房子,再见!《文:岁月静好2016.3.7日写》

前日,我参观了坐落在温州市区四营堂巷22号的朱自清旧居。一幢幢散发现代气息的高楼,簇拥着一座低矮的、古典的三进合院。这就是朱自清先生居住过的地方。

你觉得你的人生那一方面是公平的?

这个秋天,我陪父母又回到了老家。抚摸着老房子,父母眼里挂着泪花。看着这个熟悉的院落,看着父亲母亲那枯瘦的身影以及日渐苍老的面庞。我忽然发现,那画面是如此的熟悉。禁不住心头涌起隋代薛道衡的诗句,“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归家的日子,落在大雁北归之后;思归的念头早在花开之前便有了。诗句多么平白自然,然而低吟之际,总会感到一股苦涩的思乡之情弥漫在字里行间。

坐落在浙江的西部,有一座美丽的小城,那里依山傍水,群山环绕。在灿烂的金晖里,总是显出从未有过的寂静……

巴盘长寿村位于巴马县30余公里的西北角,有100多户人家,500多人口,村后是妩媚雄奇的狮子山,盘阳河从村前悠然流过,河岸上绿树成荫,掩映着山脚下一幢幢农家庭院,显得生机勃勃。只可惜,往昔的木屋现在早已没了踪迹,寻古探幽成了一种遗憾。据了解,巴盘村主要盛产珍珠黄玉米、粳米、小米、红薯、山芋、黄豆、竹豆等等,由于地理环境的和土质含矿物质的关系,生产出来的食物特殊,造就了巴盘人长寿的神话。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