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句赏析“晨读: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咦?什么声音?就在我陶醉于樱花烂漫飘逸之际,仿佛间,听到了一种声音,这时才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位少女正在晨读,只见她长发披肩,身穿红色休闲装,看样子,是一位学生。少女的肩上,长发上到处飘满了花瓣,可她,却浑然不知,仍然一味地低头诵读着。此时,人与花,花与人是那样的和谐,我一下顿悟出,谁说樱花不美?眼前的樱花不正是一种和谐之美吗?

早晨起来,披一身寒雾,走进灯火四明的教室。学生已经陆续到齐,抖索着拿出书本,开始晨读。清冷的一天,便从这些琅琅的读书声中开启---此时,天色尚黯淡,西边苍穹,一弯斜月浅浅,三两颗星,孤寂地闪烁着微光。寒雾,如飘动的轻纱,萦绕着校园的房屋、树木,飘来飘去。

坐桌上时,她就端着一盘麻婆豆腐,放我面前说,知道你来了,尝尝这菜味道还是不是原来的味道?现在单位的人都没人爱吃这菜。我知道你来了,又最爱这菜。专门炒了一盘,快尝尝!

“认识认识,我们还在同一个厂上班。过几天我回广东叫他们回来看你和爷爷。”

大学刚毕业出来实习,有一回被带我的师傅骂哭了,刚巧我母亲晚上给我打电话,一个没绷住,嚎啕起来。一向寡言的父亲拿过电话:“在外面委屈了就回来,我就不信还能把人饿死。”顿时心里暖暖的。

母亲催着:“快吃,这可是特意给你留的。”“特意”,就是我哥我姐来了都没舍得给他们吃,特意等我来了才拿出来。

世界大战结束了,鼠疫疟疾横行的年代也结束了,百年孤独更是过去了。迎来了每天的阳光,迎来了明天的日程。在伟大日子里,平凡的生活,亦不失为一种充实的意义。

我怀想的冬天应该快来了吧,大概就快来了。

“其实,曾经我死过一回,我看见了奈何桥,但是我又被一只手拉了回来。”

我们兄弟姐妹叽叽喳喳的叫着、喊着,手忙脚乱地帮妈妈端来了长凳,端来了酒杯、茶碗,端来了用茶叶、炒花生米、炒芝麻、炒糯米等擂成的一大砵客家擂茶,端来了满满一壶水酒,端来了一盘盘月饼、炒花生、炒米糖、炒葵花籽、炒番薯片,还有柚子、橘子、桔子,满满地摆了一圆桌。

从我记事起,那棵粗的石榴树就有成人的胳膊粗了,好像树骨桩是由两棵石榴树辫在一起的,显示出组合的痕迹。而那棵细的确属独根独苗,也有手脖粗了。两棵石榴树长势喜人,而我所更为喜欢的,是石榴树开出的红红的花,馋人的果。春天来了,石榴树迎着暖煦煦的春风开花了,两棵石榴树竞相开放,红红火火的,很吉祥。先是一支、两支、三支、五支……我开始扳着小指头一天天的数着,后来,似乎是两棵石榴树在比赛着谁开得花多,开的花好看,我就数不过来了。祖母知我数不过来了,故意问我:“两棵石榴树都开了多少花了?”我这时候不是用指头数了,而是一边伸出了两只胳膊往后背去,一边说:“开了这么多。”全家人听了哈哈大笑,这两棵石榴树给全家带来了欢乐。花开得多了,小小的蜜蜂闻着花香“嗡嗡”地飞来了,围着火红的石榴花儿采蜜;美丽的彩蝶看着花艳翩跹地飞来了,绕着石榴花儿打旋,鸟儿也欢快地“叽叽喳喳”叫着飞来了,就连吓人的牛虻也赶来凑热闹,顿给小院带来了灵动和诗意。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