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跑到最高层的甲板上 这样的角度看海

为防后期疲劳先从最高层自上而下干起,随抱起一块石材从一楼到了四楼,初始尚觉轻松,并不感累,及至四楼搬运结束,那种疲劳感才向两腿袭来,酸酸的味道。稍作休息,欲转战三楼,此时欧阳就悄悄的提醒我说:“你这是短时工,不象我这短期工,要慢慢来,就这么多活,如果提前干完,老板会给你找别的活,都黑的很,少干了要扣你的钱,多干了即使累死也不会给你加一分钱,学聪明些,好事多磨吗。”并故意加重“磨”的语气,噢!我明白了,原来人世间存在着这微妙的雇佣关系。

慢慢地,我也在逐渐长大,路边的蝴蝶,夜晚的萤火虫显然没能再引起我的兴致。当公交车代替步行或自行车时,我已经慢慢忽略了路边的风景。不知不觉延绵的山群不断褪去,进入眼帘的是一排排的商店和热闹繁华的景象。如今在外求学的我,决定回去看一看我的母校,穿过热闹的街景,漫步于小道,来到了我的高中,黄陂三中的大门。爬上启明楼的最高层,可见远处青树蔓络的木兰山。木兰山因巾帼英雄花木兰而得名,花木兰替父从军,奋勇杀敌,保卫国家的事迹感染着一代又一代的黄陂人。“忠孝勇节,百折不饶”的木兰精神也在黄陂人心中可下了深刻的烙印。

雨越下越大,雨滴打落在漓江水上,溅起一朵朵水花,泛起一圈有一圈的波纹,“滴答滴答”雨水击打在甲板上,同事冒着雨,撑着伞,站立在甲板上拿着相机疯狂的拍照,只为留下最美的回忆。不想留下任何的遗憾,我也加入了拍照的队伍,拿着手机对焦摄影。山开始一点一点往后移动,直到慢慢地消失在烟雨之中。

然,曲高和寡,高处不胜寒。最怜身在最高层。还是在幽深能窥觊、捕捉先生的的空寂、忧思、孤独、清冷、悲凉的心情,以及怅然的情绪,但说不好是否和我一样有迷茫。也是先生别样心境的写照。也许心境无尘,洁净不染的结果。“天下若无兄亲在,临遇悲欢可向谁?”这是我在那夜唯一能想起的中国话。不知是自己冒出来的还是古人曾经说过的了。对于缺失归属与故乡感的我,对于心安即归处的我,那一夜我收获了彻骨的孤独和寂寞,狂潮般袭来,我即将被淹没,不复生还。夜越来越冷。即在夜里,哪里又不是夜呢?让我再次想起了鲁迅。根根银白色须发记录着光阴,记录着往事和故事,记录着生命的有限和时间之无涯,记录着沧海桑田与宇宙太虚。现在,我是蜷缩着,楼下两个人守着我,我被软禁,“心甘情愿”的囚禁。——-果真?若真的心甘,那两个人便是你的最亲近人。——《走过冬天》

这两个小孩哪个爬楼梯的水平高一些呢?大多数人肯定认为应该是练了8周的T。但是,实验结果出人意料——只练了2周的C爬楼梯水平更高。C在10秒钟内爬上特制的五级楼梯的最高层,T则需要20秒钟才能完成。

大海里,织锦一幅人生,绣下日月星辰,勾勒明媚欢喜,看海,听海,在蓝色海洋世界里,洗濯喜怒哀乐,淡然悲欢离合。熙熙攘攘,攒动的人流,一一踩过大海的浩瀚,漂洗各色无奈,而后,拐角处优雅转身,一笑而过,浅浅行舟,淡淡来翻页。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