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驴得水》中有多浪, 《无名之辈》里就有多丧

退出麻花,成就自我

通往成功的路有很多条,可是任素汐却选择了最难走的一条。离开开心麻花或许是她做出的最明智选择,永远去演一种角色的演员,是无法锤炼出真实的演技,即便将她专属的角色演到登峰造极,终究无法进入演员的真实世界。

如果一个演员成为商业团体流水线生产模式下的牺牲品,那么他们的职业生涯就像《爱情公寓》里那群人,李金铭永远只能成为陈美嘉,娄艺潇永远只能做胡一菲,但是关谷神奇再也不是关谷神奇了,他成为了《我不是药神》中的王传君,任素汐也不再是《驴得水》里的张一曼了,她成为了《无名之辈》中的马嘉旗了。

她在《驴得水》中有多浪, 《无名之辈》里就有多丧(图1)

演员在从成名角色的包装转换成为真实的自我是一件艰难的事,因为这期间的分离成本太高了,如果和以前建立的身份名望彻底切开,意味着将来面临未知的风险,如果一直呆在自我的舒适区里,确实可以安稳的混下去,但是演艺的职业生涯将为被镶入一眼看到尽头的未来,这就是自由和安逸必须相互付出的代价。开心麻花如今正在逐步打造自我的喜剧宇宙,许多旗下演员被困入了已经规划的框架下,是无法飞得更远的,而任素汐却走出了被框架下的人生。

她在《驴得水》中有多浪, 《无名之辈》里就有多丧(图2)

正如那些退出漫威的导演一样,漫威之所以那样风靡,是因为他们找到了一套制作的算法,将的基本模式框架了起来,作为一个独立导演根本无法发挥自我的才能,无论是导演还是演员,对于漫威来说,只是生产车间的一个部件,永远无法成为有艺术性的工艺品,因为导演的个性和独特早已被剥削的一干二净。

宁站着死,不跪着生

驴得水里任素汐饰演的张一曼是一个放纵不羁的角色,正因为她的放浪才被贬谪到偏远山区任教的,张一曼是一个反叛的角色,她反叛的是传统旧制度对女性的物化,她用一种自由主义的方式去对抗守旧的制度。

她在《驴得水》中有多浪, 《无名之辈》里就有多丧(图3)

无名之辈中她饰演的马嘉旗被困入轮椅之上,完全和张一曼是一个反差两极化的角色,从「浪」的模式成「丧」的风格,这才是考验一个演员实力的时刻,同属于喜剧性角色,张一曼表现的是荒诞式幽默,马嘉旗却表现的是黑色幽默,两个角色出色的完成度,完美证明了任素汐的演技,同样也完美的抛弃了戏剧的拐杖,从话剧艺人成功的转型为传统的演员。

无名之辈将社会边缘那群我们从不关心的人,以喜剧的形式裸的展现给观众,那是一群无法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马先勇想成为协警,却最终被“憨”匪害死了;眼镜想成为别人眼中勇猛和厉害的人,结果手机店被店员用模型戏弄成为笑柄;马嘉旗想有尊严的,可惜一波三折的意外没能死成。所有小人物对宿命的挣扎,最终都沦为的笑柄,导演是在借喜剧的外壳去嘲讽现实的残酷,现实总是在戏弄小人物已经够悲凉的人生了,这才是这部真实要表达得「欲求而不得」的酸楚。

她在《驴得水》中有多浪, 《无名之辈》里就有多丧(图4)

前面马嘉旗面对两个低配版的悍匪气势上咄咄逼人,言语上占尽优势,后面当失禁的小便从轮椅上流下时,难堪、羞愧、自卑尽被两个陌生人一览无余,首次遇到这种突发事件,两个道德上的恶是手忙脚乱。前后反差的巨大变化,都是一言难尽的苦衷。

她在《驴得水》中有多浪, 《无名之辈》里就有多丧(图5)

言语上的尖酸刻薄是对身体废禁的一种不自信,除了语言这把利器,她再也没有任何攻击陌生人的武器了,她宁可有尊严的站着死,也不愿意跪着苟活下去,人生本来就是如此,如果无法精彩的活下去,那么就快速的死亡吧,苟且偷生会将你前半生积攒的所有尊严花光,最终你再也不是原本的你了,而是被生活支配的你。

她在《驴得水》中有多浪, 《无名之辈》里就有多丧(图6)

天台雨中的马嘉旗给人一种看透世态炎凉的感觉,雨带给人的情绪是烦闷的,但是从她的脸上看到的是喜悦和满足,因为临死前能遇到如此心存善念的悍匪,帮她体面的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

痛并体面地活着

马嘉旗的角色定位是高位截瘫患者,任素汐在表现这个角色的状态,可以看出是已经做了一番琢磨的,因为对于一个截瘫的人来说,不光是脖颈部位以下失去知觉那样简单,而是身体失去位置感,患者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手和脚在什么位置,在给她拍照时,眼镜企图将她靠在在直梯上,但是屡次尝试均失败了,因为她的感官只能感知头部以上的存在,最终他们将马嘉琪捆绑于直梯上,拍摄了许多照片,或许这是她坐上轮椅后过得最幸福的一天。

她在《驴得水》中有多浪, 《无名之辈》里就有多丧(图7)

素汐完全将这个角色演活了,她整个身体从来看不出用过力气的蛛丝马迹,在眼镜挪动她身体时,完全是在挪动一个任人摆布的提线木偶一般,别看好像很简单,你去试着演一条胳膊脱臼的样子,就会知道难度所在。

完全将一个废人的荒凉之意表现出来了,这才是真正意义的无名之辈,一个欲求死而不得的废人,别人同情的眼神是对她最致命的伤害,可惜一对怂包劫匪连帮她自杀的意愿都完成不了,不得让笔者想到《飞越疯人院》墨菲被切除前额叶后。

她在《驴得水》中有多浪, 《无名之辈》里就有多丧(图8)

酋长直接将他的生命带走了,因为墨菲已经不再是墨菲了,留下他的躯壳只会让护士长那群人继续侮辱,同样《无名之辈》中的马嘉琪已经和墨菲一样了,死亡才是对他们最好的安排,墨菲失去的是灵魂,马嘉琪失去的是整个身体,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互补的极点.。有时做理智上的好人,远比做道德上的好人高尚的多,而眼镜却选择了后者。

故事结构

这部的高明之处是借鉴了《疯狂的石头》的叙事结构,整个被四条互相关联的故事推动,核心主线是马先勇的寻枪之旅,支线有三条,眼镜和大头的逃亡之旅,任素汐的求死之路,高明的欠债躲账,全因大头冒死会面情人汇聚一起。

她在《驴得水》中有多浪, 《无名之辈》里就有多丧(图9)

马嘉旗的故事显然是服务性支线,因为是马先勇的妹妹,所以成功将一对悍匪和寻枪故事衔接在一起,但是这个角色的完成度却很高,从车祸到困于轮椅之上,再到从容不迫的面对死亡,她对无名之辈的诠释,其实已经超越了主角马先勇的意义了。

她在《驴得水》中有多浪, 《无名之辈》里就有多丧(图10)

狼狈不堪的模样被两个陌生人一览无余是她的至暗时刻,结局未能体面的告别荒凉的人间是此角色的悲剧内核,悲剧并非是死亡,而是被命运的戏耍,如自毁双眼的俄狄浦斯,永远难逃的早已成定数的宿命。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角色

角色,专指演员扮演的剧中人物,也比喻戏曲演员专业分工的类别。出处《京本通俗小说·碾玉观音》:“便教人来行在取他丈人丈母。写了他地理角色与来人,到临安府寻见他住处,问他隣舍,指道:‘这一家便是。’”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旺仔的牛奶 2019-11-28 15:34
电影《无名之辈》值不值得一看?
mr沙沙沙沙 2019-12-01 00:59
为什么他在药神和无名里演的都这么好、这么生动形象